底特律:变傻

伪劣调律师江湖骗子

心小台:你要打耳洞吗

我:我要么不打,一打就是十二个

我现在后悔了,打满耳洞没办法插耳机的
我得喂饱耳朵啊

*想把两只耳朵涂成红色,拼成一颗爱心*

      

Everything Remains [As It Never Was] Eluveitie

昨天点的外卖是水天堂,然后我们四个人就聊起了点学校里的八卦。做了60本游戏记录本。
中午那个GR教研员来,大家都很紧张,换了三个地方排练好了问题一个个轮流问。
今天突然半日调研,早上新的材料、新的记录要求,要求把外面的东西全部洗掉,和保育员搬到羊圈旁边,接水洗,找水管,找水龙头,找闸门,接教室,不够,接了教室往外拖线,水太少,在淋浴房洗,她俩喷了一脸一身冷水。
接着去做整理美术室,仓库领材料,楼上搬下来,领导过来重新规划,又讲了调研的事,回去又写了点材料。
今天困了,捞王写完半日活动方案,我趴在她桌上睡了。醒来开始和她们做美术室的大树,要报纸拧成树干的,然后报纸上瞟见一条条新闻。是姑苏日报,还是新鲜的,惊觉自己很久没有看报纸了。现在的图片除了讣告其他都是彩印,然后在一堆过期的里面看见高以翔的黑白照片,正文标题是《过度过险过激≠敬业拼搏努力》。在布置的时候被告知户外的器材内容还是要整改,这时候天已经黑了,感觉腿冷冷的就像没穿裤子,然后很想要一双和尤老师一样的长筒靴。搬完东西以后又被突然告知了一些关于明天的繁杂事情。今天上午领导又安排了一些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捞王教了他们怎么弄立体几何的东西,然后牺牲正常活动的时间去反复练习摆放材料,有的人根本睡眠不足。明天希望他们不要忘记吧。

我的生命,有90%的时间用来思考我到底要说什么

bubble gum Clairo

Dm  G7 C C7

以前选单位好任性,哪个单位logo设计得好看就往哪里投简历(´□`。)


现在觉得只要工资高就行

够养老就行

新学校在家的南面了。

想必以后骑车上下学,左半边的脸和身体会黑得更均匀。

怀念去年五月病

他说那句话的时候,我好像升到了一块白云上,轻飘飘的很柔软,就这么悬在空中,底下是无尽的深渊。

© 底特律:变傻 | Powered by LOFTER